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行情播报 地产月报 小区曝光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

聂梅生:中央说房价合理回归 没说“回调下降”

2018-08-06 点击 评论

 

对话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:

第一财经:2011年房地产调控政策是比较严厉的,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,“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,促进房价合理回归”,2012年和2011年政策的着力点一样吗?

聂梅生(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):着力点还是和2011年有所不同的。首先,保障性住房放到了第一位;然后就是商品房调控的方向不动摇,加大普通商品房也就是中小户型中低价位的供给,来满足这部分的刚性需求。这是2012年的着力点。

第一财经:2012年总体的政策不会放松,是吗

聂梅生:总体的方向应该是的,不放松是对商品房这块的调控不放松。

第一财经:房地产业被很多人定义为支柱产业。房地产市场的调控,对经济“稳增长”会带来什么影响?

聂梅生:我觉得应该说这里面是平衡的关系。2012年仍然把保障房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上,但我认为还不足以平衡到商品房市场投资的下降。

第一财经:我们看到2011年下半年至今,北京、上海这些大城市周边的有一些房价已经开始下跌,你觉得这是不是代表2011年房价调控目标已经实现了?

聂梅生:不能用个别楼盘来讲,商品房的房价并没有下来,只是增幅在下降。之所以周边的楼盘四季度下降得比较多,当年不合理地涨现在肯定是下跌得比较多,现在必须回归到“去泡沫”,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有。

第一财经:所以说我们还是要理性看待房价的下跌。你认为,用什么样的评判标准是真正代表这个调控已经显效了,房价有一个实实在在下降了?

聂梅生:其实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来,让房价合理的回归,用的是“合理”,不是用的“回调”,也不是用的“下降”,用的是“回归”。

第一财经:2011年没有具体说调(控)的幅度是多少。

聂梅生:还是有些比较,各个城市基本上都是拿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增长作为上限,被媒体解读为涨价目标,这里面有很多的争议。在这些过程当中,一些主要的产业和它同步,不能形成过大的反差,我认为是可以的。收入问题衡量的背后是可支付力,包括房价收入比。我认为在中国拿房价收入比来衡量是做不到的,联合国认为发展中国家可以六到七倍,拿这个来衡量,我不是说我们倍数做不到,是因为数据做不到。比如房价,是用整个的平均房价,还是用中位数,还是用收入区间的房价。再说房价各个地方都不公布,连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都不公布房价了,所以房价没有数据。收入也没有一个准确的、可信的数据。

第一财经:有观点认为,2012年的调控,保障房、房产税被寄予厚望。

聂梅生:保障房,更重要的不是说开工多少,而是更加务实,能够真正地建成,平衡了需要平衡的市场,这是2012年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。在房产税的问题上,房产税怎么和70年土地出让制度逐步衔接,还是漫长的过程。我认为2012年应该把这个事情更往前推进一步。

第一财经:2012年你认为房产税会不会在全国大规模推广?

聂梅生:我认为会扩大,但是会不会一声令下全国开征持有税?我觉得这步还远。在总结的基础之上扩大试点,这个是完全可以期待的。